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四起妨害疫情防控典型案例–新闻中心
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记者 包拓业 报导)4月13日,省高级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四起波折疫情防控典型事例。  此次发布的四起典型事例,首要聚集疫情期间触及波折感染病防治、赌博、波折公事、欺诈等违法过为,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本批典型事例,旨在发挥典型事例警示效果,引导社会公众自觉遵守疫情防控管控办法,增强信息鉴别和自我维护意识,一起维护公共卫生安全和正常出产运营次序,为我省社会安稳和经济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典型事例  1.苟某犯波折感染病防治罪一案  【根本案情】被告人苟某2020年1月16日乘坐火车从武汉回来西宁,1月17日19时抵达西宁,乘同村乡民私家车回来湟中县李家山镇家中,1月18日黄昏至西宁市城东区探望其弟并过夜,1月19日到李家山镇所住村卫生室以自己伤风为由就诊,村医问询其返宁时刻时,苟某谎报已返宁40余天。期间,苟某不自动居家阻隔,随意走亲访友。1月23日,所住村村委依据省、市、县疫情防控要求,对武汉返宁人员进行排查挂号,苟某未按要求挂号,1月25日晚,镇、村医护人员及村干部前往苟某家中展开疫情排查,苟某仍谎报自己回家已40余天,回来车票已撕毁。苟某自己感觉身体不适,1月27日在其妹等亲属伴随下至青海红十字医院就诊,确诊为新式肺炎疑似病例,1月30日,被确诊感染新式冠状病毒,形成乡民在内的共900余人全体阻隔,密切触摸人员中3人被确诊感染新式冠状病毒并住院治疗。  【裁判成果】湟中县法院以为,被告人苟某违背感染病防治法规则,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宣告对新冠肺炎采纳甲类感染病防备、操控办法后,明知应当陈述武汉寓居史,却成心隐秘,拒绝实行防备、操控办法,未自行阻隔,引起病毒传达风险,其行为已冒犯刑法,构成波折感染病防治罪。鉴于苟某归案后照实供述所违法过,认罪认罚,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可依法从轻处分。以波折感染病防治罪判处苟某有期徒刑一年。  【典型含义】苟某从武汉回来西宁后,明知应当陈述武汉寓居史,却成心隐秘,拒绝实行防备、操控办法,未自行阻隔,擅安闲社会上活动,广泛触摸很多亲朋和不特定人群,形成乡民在内的共900余人全体阻隔,密切触摸人员中3人被确诊感染新式冠状病毒并住院治疗。苟某系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国首例以涉嫌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被立案侦查人员,经依法审理,以波折感染病防治罪对苟某科罪量刑。疫情防控作业关系着公共安全,与社会群众利益息息相关。在防疫期间,每个公民都应遵纪守法,遵守办理。法院审理案件也要严厉按照法令的规则,严厉遵守罪责刑相适应准则,既不提高也不下降刑事案件依据规范,维护司法公正。  2.马某1、马某2犯赌博罪一案  【根本案情】被告人马某1、马某2系夫妻关系,疫情防控期间,马某1经过打电话或发信息的办法招集李某某、谢某、曹某某、杨某、郭某某等人前往二被告人租住的租借屋内以打麻将跑会的办法、扑克牌挖坑的办法进行赌博。被告人马某1担任参加赌博并以打麻将每人收取400元、打扑克牌每场收取1000元的办法抽头谋利。期间,被告人马某2担任为参赌人员煮饭并与马某1一起给参赌人员供给卷烟及茶水。二被告人先后从中抽头谋利合计人民币11200元。侦查人员依据举报线索在上述租借屋内抄获参赌人员3名,一起查扣各参赌人员赌资合计人民币30900元。  【裁判成果】城东区法院以为,二被告人以盈利为意图,聚众赌博,其行为均已构成赌博罪。二被告人虽有为参赌人员供给赌博场所和赌具的行为,但其安排的赌博规划较小、参赌人员规模较小,持续时刻不长且赌博东西、办法单一,一起,每次赌博的时刻均需由被告人马某1重新招集约好,二被告人的行为更契合聚众赌博的安排性行为特征,缺少开设赌场需具有的规划性、安排性、安稳性的运营性行为特征。一起,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二被告人明知政府已发布布告,仍无视疫情防控规则,安排人员聚众赌博、波折疫情防控作业,应从严惩办。被告人马某1曾因犯不合法拘禁罪、成心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惩罚实行结束后五年内再犯本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分。被告人马某2在一起违法中起辅佐效果,系从犯,应依法从轻处分。二被告人案发后均能照实供述违法事实,认罪认罚,对二被告人均可依法从轻处分。以赌博罪判处马某1有期徒刑一年,并处分金人民币二万元;以赌博罪判处马某2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分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含义】赌博是社会一大毒瘤,不只损害社会次序,影响出产、作业和日子,并且往往是诱发其他违法的温床,对社会损害很大。疫情防控期间对普通群众而言要害便是削减与人触摸,堵截病毒传达途径。疫情期间每个人都应该自觉遵守疫情防控作业要求,遵守疫情防控各项决议、指令。但本案中二被告人以身试法,无视疫情防控规则安排别人聚众赌博,不只严峻波折疫情防控作业,形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并且冒犯我国刑法,依法应予严惩。  3.党某某犯波折公事罪一案  【根本案情】2020年2月7日16时许,被告人党某某因对化隆回族自治县二塘乡工哇滩一村新式冠状病毒防疫卡点作业人员不满,酒后到该防疫卡点找作业人员理论,并谩骂、要挟卡点作业人员,后卡点担任人向二塘乡派出所报警。派出所处警过程中,党某某拒不合作,对民警进行谩骂、拉扯和殴伤,后民警将党某某带至派出所承受查询,党某某仍然对派出所民警进行谩骂,并殴伤派出所所长致其面部软安排伤害、唇颊粘膜损害,两枚牙齿松动,经判定构成轻微伤。  【裁判成果】化隆县法院以为,被告人党某某在疫情防控期间,以暴力、要挟办法阻止国家机关作业人员依法实行公事,其行为已构成波折公事罪。被告人党某某暴力突击正在依法实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应从重处分。其到案后照实供述自己的罪过,乐意承受处分,可从轻处分。以波折公事罪判处党某某有期徒刑九个月。  【典型含义】疫情管控期间,党某某酒后要挟、谩骂防疫卡点作业人员,并谩骂、殴伤处警的派出所民警,并致一名民警轻微伤,其行为打乱了疫情期间的社会次序,构成波折公事罪。疫情防控是全社会的一起职责,没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每个公民都应严厉遵守政府防疫管控办法,学习防疫常识,对自己、对别人的生命安全担任,对社会全体安全担任。任何固执妄为,阻止人民警察依法实行疫情防控职务的行为,都将遭到法令严惩。  4.张某某犯欺诈罪一案  【根本案情】2020年2月初,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被告人张某某发现疫情期间口罩热销,起意施行欺诈。其使用前期已下载的仙桃市华夏服饰有限公司经过网络发布出售口罩的图片材料,假造出售口罩的虚伪信息,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布出售口罩广告。同年2月22日至3月1日,被告人张某某先后自被害人白某某处骗的置办口罩微信转款77笔合计102472元,自被害人马某某处骗得置办口罩微信转款2笔合计3500元,这以后张某某将两人电话拉黑,替换微信。后因忧虑被害人报警,在案发前将所得赃物中44661元退回,其他用于购物及吃喝浪费。  【裁判成果】都兰县法院以为,被告人张某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以不合法占有为意图,使用网络骗得别人资产,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欺诈罪。在防备、操控突发感染病疫情期间,使用手机微信发布虚伪信息施行欺诈,对其从重处分。开庭前被告人活跃预交纳罚金5000元并退赔被害人悉数丢失,酌情从轻处分。以欺诈罪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分金三万元。  【典型含义】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导致民众对口罩的需求量激增,市面上的口罩无法满意突发性的很多需求。在疫情防控要害时期,口罩出产已由政府接收,由政府一致分配,优先供给疫区和医疗机构,再定量向市民投进。被告人张某某使用民众对口罩需求的火急心思,将虚伪的口罩出售信息发至朋友圈,属使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法施行欺诈,片面恶性和社会损害性大,应予严惩。与此一起,广大群众在做好疫情防护的一起应当坚持理性,不要容易信任网络或微信内来源不明的可疑信息,做好信息鉴别和产业维护,尽量挑选正规购物途径购买口罩等防疫用品。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